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关于

之前写竹马时,有一个故事写了三万字,还是一直没写完。
那时设想过一个结局,就像现实里他们经历过的那样:一起进山,相叶在副驾睡得昏天暗地,二宫又好笑又温柔的帮他调低了座椅。
“那天夜里下了好大一场雨,他们坐在废弃的灯塔里就那样等雨停。再出来的时候天空如同水洗,澄澈的只有繁星闪烁。低下头,水底便是大片星空。”
虽然不知道四年前20岁的我记录的这段是什么,但我想大概是温柔的一种吧。
815快乐。

我的一生,都应在满怀感恩之心度过。

现在想来,同龄的男孩女孩们啊,都是以怎样的包容之心与善意,给予娇蛮古怪的我以最温柔的爱呢。

我自以为是的要求、比翻书还快的变脸、反复无常的脾气、娇弱不堪的身体、大小姐做派的生活、蛮横无理的指令、理所应当的推诿、习以为常的自我中心……天哪。

谢谢有那么一个瞬间忍受过我的人,你们真好。

今年的圣诞节,我要给每个用爱包容了我的棱角的人寄一张贺卡来表达感谢。

谁给了五月的我那么励志的勇气

可能是在英国的我

远没到倒下的时候

其实有超级多脆弱得不得了的时候,但还是出于人类虚荣的本能,将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看。甚至有时独自一人面对自己时,也要克制情绪,告诉自己不要廉价的自我感动与关怀,然后生生停住将要掉下来的组织液。

那天老宋跟我发微信,说她学业爱情双扑街,我都没想出来怎么安慰她,她自己就说,“毕竟我天性乐观,没有什么是我撑不住的。脑海中的第一反应是,操,难道只有事业这一条路了。”

“你看我在这么背的时候,脑海里本能反应想的是生路。”

我说我很羡慕这样的心态,真的;她说她懂,所以她要用她的方式影响我。

前几天KY有一篇推送,是讲慢性忧虑者,看得我心惊胆战。Max让我慢慢改,不然以后就会跟她姥一样每年去精神科开...

因为认识到自己的弱小,才更要直视人生的惨淡。
毕竟二宫老师教过我们,即使弱小也要胜利啊。

日记。
非经期出血第八天,心绞痛复发。
去看了4D的神奇动物去哪里,吓得身不由己地抓着右侧Jay的胳膊,真怀疑他是怎么全程淡定如常的看完电影的。
久违的驴车4人组聚首,去吃了大家都喜欢的那家日料,要了炸鸡块和鳗鱼饭,鳗鱼给的很足,吃的一本满足。
店里又在播我喜欢的歌,听歌识曲总算识别出了那首歌,果然不出我所料,是藤田惠美的嗓音,而且是Le couple。
想起高三那年送给夏安的那张Le couple的专辑,不知他是否仍有好好保管呢。这样想着就难过起来了,回来看百科,才知道惠美和隆二早在05年就终止了活动,07年离了婚,世上再没有Le couple——啊啦,原来在我送出专辑时,就早已失去送给你的意义了啊。...

感冒,膝盖痛,失眠。
摸出手机给老宋发消息,“我想了16个字 送给你”
“你say”
“舌尖有酒 唇间有诗 酩酊大醉 快意一生”
“你要知道 我快意人生的一部分 是得有你”
“所以我要早睡早起身体好 才能陪你快活逍遥长生不老”

我大概是看起来最接近快活一生的人了
希望也能真的快活一生

好的 23岁

「スキだ」这句话,我想这辈子都没机会对学长说出口了。

他对我很好,很温柔,很有前辈的样子。
他喜欢有趣的,不主动的,妖艳贱货那类的女孩子。

他担心我的学业,会指引我前进,给我提出建议。
他比我大两岁,很有上进心,学习很好,是上海人。

反正没有可能。
今天是学长在伦敦实习的最后一天。
他要回国了。

我好想纵容自己哭泣啊。

我知道啊,很多人也是真的盼我好,然而我真的走上坡路了,对方的心情又很复杂,不自觉的说话做事就夹枪带棒起来了。
这是人的天性,无可非议。给的建议是,活好自己的,经营好生活,心态放平和。
人总要找到自己的归属感和落脚点,羡慕嫉妒乃至恨都是本能情绪,我也有,但是还是调整吧,没人愿意和跟自己在泥塘里共患难的人就这么患难一辈子。
我说真的,我受够泥里的日子了,别想再拖我下水了。
就是挺可惜的,毕竟对方可是我那么珍惜的朋友啊。

1/9

© 勿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