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关于

远没到倒下的时候

其实有超级多脆弱得不得了的时候,但还是出于人类虚荣的本能,将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看。甚至有时独自一人面对自己时,也要克制情绪,告诉自己不要廉价的自我感动与关怀,然后生生停住将要掉下来的组织液。

那天老宋跟我发微信,说她学业爱情双扑街,我都没想出来怎么安慰她,她自己就说,“毕竟我天性乐观,没有什么是我撑不住的。脑海中的第一反应是,操,难道只有事业这一条路了。”

“你看我在这么背的时候,脑海里本能反应想的是生路。”

我说我很羡慕这样的心态,真的;她说她懂,所以她要用她的方式影响我。

前几天KY有一篇推送,是讲慢性忧虑者,看得我心惊胆战。Max让我慢慢改,不然以后就会跟她姥一样每年去精神科开...

因为认识到自己的弱小,才更要直视人生的惨淡。
毕竟二宫老师教过我们,即使弱小也要胜利啊。

日记。
非经期出血第八天,心绞痛复发。
去看了4D的神奇动物去哪里,吓得身不由己地抓着右侧Jay的胳膊,真怀疑他是怎么全程淡定如常的看完电影的。
久违的驴车4人组聚首,去吃了大家都喜欢的那家日料,要了炸鸡块和鳗鱼饭,鳗鱼给的很足,吃的一本满足。
店里又在播我喜欢的歌,听歌识曲总算识别出了那首歌,果然不出我所料,是藤田惠美的嗓音,而且是Le couple。
想起高三那年送给夏安的那张Le couple的专辑,不知他是否仍有好好保管呢。这样想着就难过起来了,回来看百科,才知道惠美和隆二早在05年就终止了活动,07年离了婚,世上再没有Le couple——啊啦,原来在我送出专辑时,就早已失去送给你的意义了啊。...

感冒,膝盖痛,失眠。
摸出手机给老宋发消息,“我想了16个字 送给你”
“你say”
“舌尖有酒 唇间有诗 酩酊大醉 快意一生”
“你要知道 我快意人生的一部分 是得有你”
“所以我要早睡早起身体好 才能陪你快活逍遥长生不老”

我大概是看起来最接近快活一生的人了
希望也能真的快活一生

好的 23岁

「スキだ」这句话,我想这辈子都没机会对学长说出口了。

他对我很好,很温柔,很有前辈的样子。
他喜欢有趣的,不主动的,妖艳贱货那类的女孩子。

他担心我的学业,会指引我前进,给我提出建议。
他比我大两岁,很有上进心,学习很好,是上海人。

反正没有可能。
今天是学长在伦敦实习的最后一天。
他要回国了。

我好想纵容自己哭泣啊。

我知道啊,很多人也是真的盼我好,然而我真的走上坡路了,对方的心情又很复杂,不自觉的说话做事就夹枪带棒起来了。
这是人的天性,无可非议。给的建议是,活好自己的,经营好生活,心态放平和。
人总要找到自己的归属感和落脚点,羡慕嫉妒乃至恨都是本能情绪,我也有,但是还是调整吧,没人愿意和跟自己在泥塘里共患难的人就这么患难一辈子。
我说真的,我受够泥里的日子了,别想再拖我下水了。
就是挺可惜的,毕竟对方可是我那么珍惜的朋友啊。

大约,就是无力吧。

来了这边之后,经期很准,准到我有些措手不及。
昨天去Barry island还踩了浪,冒雨回来拆了个甜筒,吃完才后知后觉自己来了大姨妈。

今天的结业仪式是我总结发言的,结束后马不停蹄去学长那里拿他给我准备的资料和一堆他想给我的二手物品,中午从市中心忙完回到寝室已是一裤子血。
预约的车是两点半来,我的行李多到令人头痛不已,总算知道那日一个人拎着三口箱走到寝室楼下是怎样的光景,也难怪楼里的男孩子会像鸟一样奔出为我扛上楼去。
然而永远无法开口求人的我啊,还是硬生生上上下下跑了五趟,硬撑着自己将百来斤的行李从顶楼扛了下去。
下楼的时候,被五六十斤的行李箱带着撞在了楼梯上一次,踩空一次,最后蹲在...

我可能也就看了一百遍吧

每天喋喋不休,却没有和亲近的朋友交流的欲望。
期末考试结束后,整个人都很空洞,无事可做,也并不想做任何事。
不交谈,不做事,不读书,这种状态不知还会持续多久。

1/9

© 勿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