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关于

我看重家教,但从不标榜善良,这样稀薄的定义简直难以驾驭。

所以纵然我相信因果善恶,却更坚信「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我从不认为自己三观端正,但讨厌被人鸡汤。譬如药家鑫事件,倘若我讲了我的观点,多半可以上天涯被人肉共撕逼。

但我还是要说。很多人跟进事件止步于他被枪决,谁又知道两家人的后续发展?报纸上登了也鲜少有人关注。要我说,药家鑫只是做法极端,但他的观点,分明是没有错的——看看咯,张妙家人在事情过了风头之后的操性呗。

我从未瞧不起贫苦之人,但坚持鲁迅那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因为你是弱者,就可以被社会同情让法律倾斜咯?因为你无能,所以就可以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地位理所当然让别人豢养咯?

我拒绝泛滥的同情心和所谓的人道主义——自己都不把自己当平等的物种看待,凭什么要求别人对你投以尊重?我爸讲过咯,“我养条狗还知道记我的好,给你点好处还把你惯出毛病了?”

干嘛要同情无能的人呢?他们自己都不愿让自己活得更好,只是仗着自己是弱势群体就可以理直气壮,这样的人对他好有用吗?

我相信的:你祖上根是什么样儿,论你漂到哪儿都烂的是什么样的疡;你骨子里什么样的人,扒了皮照旧是怎么朽的血。

所以咯,欺世和媚俗,大多耳闻,亲身经历的却也只有欺和媚罢了。

我不行,不善良,也不真知,只好世俗。

 
评论

© 勿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