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关于

他们说柔软的地方会发生柔软的事。
这句宋冬野「关忆北」中的歌词,用给绍兴同样合适。

起初我想来绍兴,只是为了两个姓周的男人:一个以笔为矛做了我十多年的人生导师,一个盲了一生娶了个名字好似王小波笔下走出来的女子。
后来我意识到,这座城安然悠闲与世无争,这儿的风景自成一脉,其实关乎的是这儿的每一个普通住民。

今天的绍兴寒冷的如同回到了西安。
我在八点半就爬了起来,下楼吃过蟹黄汤包就去见我要见的第一个男人。于是我看他的生平,看那些我们的课文,看他的八字胡和长袍青衫,看他睡过的床用过的灶,眼泪噼里啪啦就往下掉。我猜如果有人看到这个手心里握着一大把用过的卫生纸团的女人,一定会觉得她有病。
但我这一生,从没有受谁的影响同受他的那么大。鲁迅是二十年代最伟大的人,我成为不了他,只好徒劳的,一直用我无用的眼睛凝望着他。

中午摸去了仓桥直街,走了三遍才找到要去的小绍兴菜馆。
我中意这家店,起初是因为这里没有菜单,每天的菜品是由老板按时令决定和搭配的;后来才发现,这爿不的店最吸引人的地方,还是人情味。
我去的时候已然要过正餐的点,店里没什么人,厨子炒了四个菜,服务员拉开靠墙的四方桌,从塑料桶里给每人添上一小杯稠酒,老板厨子伙计服务员,七七八八的人就全都拥在了一起,有说有笑的谈起了各自的生活。
我就坐在他们斜后方的桌子上闷头吃着老板为我挑选的配菜,一个人的腌菜烧笋和梅干菜烧虾,听着店里温馨的讲话声竟不觉得寂寞,还破天荒的吃了两碗饭。

越城区其实不大,走路便可以走完。也多亏了不大,我才不至于在一个地方迷路四次后依然走不出去。
也多亏了迷路,我把所有我想去的地方都瞎猫死耗的撞到了,甚至于我原本觉得无望的,周云蓬居住着的西街。
嗯,甚至我买过来伊份后还抽中了二等奖。
所以我相信,绍兴这座城是有神明在保佑着的,我坚信这一点。

朋友说很向往这里,我说是啊,物价便宜生活悠闲底蕴深厚都是好人。
真的我可以理解老周了,为什么选择绍兴这座城留下来。这儿,有着全天下的柔软啊。

何日君再来呢?我问自己。

 
评论

© 勿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