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关于

自上次后,截止今日的剩下部分阅读清单。


书单里少收录了丹尼尔·凯斯的《24个比利》和野夫《1980年代的爱情》,前者是本记录美国某真人24人格的心理学丛书,个人觉得作为小说来看可以算是上品,零碎时间随手翻起即可阅读,有兴趣也可阅读;后者是半自传体的故事,要结合八零年代历史和年代特点来看,需要有点对当时历史的沉痛感和蒙昧感。


让我哭地最不能自己的是《黄鸟》。

作者的笔尖充满诗意,然而对于战争近乎残酷的写实描述和人物一路以来的心路变化让人长痛不止,在这个人人都将士兵保卫祖国和和平为英雄赞美后的时代,有没有关心他们究竟经历的是怎样的伤痛,战争究竟改变了他们什么,在转瞬即逝的荣耀后,他们的灵魂和身体究竟哪个更可以被称为残废?


《十一种孤独》要和《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一起来看,双重致郁,普通人竭力隐藏的平静背后所承受的精神压力和活着的悲哀。


《月亮和六便士》是我和我爸最近经常在探讨的一本书,毛姆的文笔远比我想的诙谐有趣,真可怕,他居然还是个英国佬。在文学体裁上,我觉得这本书是我理解的荒诞派,印证我爸说的《刀锋》,毛姆推崇的是一种对理想的极度追求,一种抛弃任何道德枷锁和常规舆论的追求,这种舍弃近乎荒诞和残忍,然而一旦理解,却又让人不得不反思与敬佩。


辛波斯卡的诗一旦细细读过,便很难再爱上别的诗人——至少我最近读《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就觉得,完全不再有读《万物静默如谜》时那种会心一笑或会心一击的感受。不愧是诺贝尔奖的获得者,辛波斯卡的才能完全对得起这一荣耀,这是个不拘泥于风格和描述内容的诗人,所有事物在她笔端都可以尖酸和温柔,甚至残酷。


同样身为女性,柏瑞尔·马卡姆可以说是让人领略到了一种洒脱的风情。一个从小生长在非洲的白种飞行员,小时候是皇家驯马师,老来写作,她的人生经历不被写成书简直就是屈才,所以《夜航西飞》是本了解非洲生活和一切平坦开阔事物的端口,她的文字和她一样平静中蕴含力量,丰富的平静和激情居然能让一个没有受过正规教育骨子里充满野性的女性这样纯熟的写出来,不得不敬佩与赞叹。当然,陶立夏翻译的功劳也不可没。


《质数的孤独》是本让人开始读起来很难受的书,类似于当初看乙一《濒死之绿》的感受。然而随着故事的推进,温情感慢慢涌上来,你会觉得,这两个孩子就是相邻很近的两个孪生质数,如同马蒂亚相信的那样,在一切哀戚不尽人意和近乎虚无的感官世界里,用尖锐物体在手上留下伤痕的他和拖着幼时跛掉的右腿的爱丽丝,他是2760889966649,爱丽丝是2760889966651.但故事的结局意外地,让我找不出反驳的理由——你知道的,即使是两个孪生质数,也是两个不同的个体,从一开始的1,2,3,5,7,9,11到之后的几千兆几亿几千万,就算离得再近,也是很远的。

顺说电影我不能看,因为开头就让我心塞,我看不下去。


在读:

阿多尼斯《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辛波斯卡《我曾这样寂寞生活》

樋口一叶《青梅竹马》


剩下未提到的书或之前在wb有评价,或不合个人口味,就不详写了。

以上评价均为个人看法,有失偏颇,仅供参考。

评论
热度(6)

© 勿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