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关于

午睡之前和朋友发信息,说,我终于明白鲁迅为什么不快乐——他真是,想的太多了。
朋友回我,以前看到朋友圈里那些天天自拍,买衣服,戴美瞳的女娃……她说不下去。
我接道,“原来觉得真是傻逼,现在觉得傻逼真好。”
她说,是真的,虽然难听,然而道理就是这样的。

老李说,“我们追求新闻,然而只有新闻。”
我知道,只有我可笑的,将新闻当作了事故来看。
老李反问我,塘沽爆炸才过去了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关注?我说,我就——“那么,能有几个你?”
我知道的。
我的周围,已然没有声音。

明明人祸是比天灾更值得关注一万倍的事,然而人们在微博上祈福点蜡烛之后该干嘛干嘛,仿佛像在无声宣言,看,我关注过这件事了,我的义务尽到了。
而我在微博上屁都说不出来。

我想问当初十四岁的自己,你怎么就耗了整个暑假来读一本盗版劣质的鲁迅全集,也想问十七八岁的自己,干嘛早读非要大声朗诵纪念刘和珍君——
思考太多,是会痛的。

鲁迅真的不快乐。他站的太高了。
而我,连低处不胜寒的资本都没有,就已经觉得自己离尘埃很远了。可爱我的人,与我分享幸福的人,都在尘世的烟火里幸福着。
爱可以分享,悲伤可以分担,只有痛不能。
痛是一种向暗处去,总也无法安宁的自身免疫缺陷。

我是真的很羡慕。
思想永远没有沃土,但贫瘠的幸福,终归是幸福。

评论
热度(1)

© 勿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