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关于

晚上陪老太太去药房取煎好的中药,回家的路上她说,“我今天遇到了一个很气的事。”
我问她发生了什么?
“咱们楼下的丁香树,前几天下过雨,好不容易冒出花苞来,今天我下楼,发现他们又在修树了。明明才修剪过,为什么还要剪掉呢?才冒出来的花苞,那么小,还没有开,好不容易长出来,就那样被剪掉了。就算长出来又有什么关系呢?让它开花,白白的,有香气,等它落掉再剪,又有什么不可以呢?现在的人,根本不懂的种花的心情了。”
听完很难过。

评论
热度(1)

© 勿浊 | Powered by LOFTER